源稚女。

现在超忙,长期断更,请取关。

演奏失误 上

国设,含一点普洪。

October  11,20××
我亲爱的亚瑟:
自从上次一别,我们已许久未见。我几月前寄给你的生日宴函也因你身体之碍而未能到场。真是无比遗憾。
现已是秋天了,天气多是晴朗,温度也宜人。在这样的日子里与朋友在室外来一场聚会是最好不过的了。如果你愿意前来,请给我回信,稍过时日我会寄来邀请(那并不会让你等上太久)。到了那时也会有其他一些朋友到来。
当然你也不用担心因我的年轻让宴会富有后现代色彩或是如同美.国年轻人所举行的相当热闹激烈的派对,虽然我也是他们中的一员同时也喜爱这样的派对。但你要注意到我说的是宴会(feast banquet)而不是派对(party)。我会请一支乐队来的,如果你真是对此感到无趣极了,但也请来听听他们演奏吧。
我诚挚的期待你的到来。

                你亲爱的(Yours  Affectionately),
                阿尔弗雷德·F·琼斯

         当阿尔弗雷德写完后,他感到一丝忧虑,相信弗朗西斯让他从内心觉得这不是个好主意,但他靠谱的哥哥马修也觉得这并没有什么问题。不是吗?在朋友们面前表白然后接受祝福,这并没有什么不妥,很符合他的个性,虽然跟求婚有点相像。但是阿尔弗雷德觉得他的求婚绝不会如此的....无趣或是说毫无新意,虽然他现在都想不出个好方法。他会这么觉得是因为他是一个自我膨胀的家伙,不出人意料。来自马修。

          唉,唉,阿尔弗雷德无比忧郁。我像个怀春少女,他这么想。哦,这还不够像,怀春的少女还会拿着一支不幸的花撕扯着它的肢体,我还不够格。

          其实,弗朗西斯还有点没告诉阿尔弗雷德,亚瑟啊,是极其讨厌被众多人注视的。他觉得这简直就是一场灾难,会觉得极其的难堪,然后,,BOOM!是的,弗朗西斯心中早就期待这个时刻了,阿尔弗雷德会直面怒火,这是他对阿尔弗雷德在会议上的双标的报复,可恶的美国佬!

          阿尔弗雷德还是不情愿的放下了心,因为他没有好主意,更准确地说,事关亚瑟他都没法儿。恋爱中的男孩。

           几天后,亚瑟收到了信,他感到奇怪。是的,就算是阿尔弗雷德文绉绉起来也不会是这样的,在几十年前和一百多年前,但他还是记得的。这封信让他感到一股风流的气息,就像弗朗西斯。哦,天!真是个可怕的想法,就是阿尔弗雷德不像是以前那个小精灵一样可爱,但也不至于沦落到和那个法.国变态一般。他使劲摇摇头,又拍散了这个念头。他很快回了信。

October  13,20××
亲爱的阿尔弗雷德:
          感谢你的邀请,我会前来。
          同时我也高兴你更像是成人了,我的意思是你更加成熟了。当我看到你的信时,我很惊讶于你能够像样的写信了,希望你一直如此。其实我更觉得你会这样写‘亚瑟,现在天气很舒服了我叫了朋友聚会你也来和我一起玩吧!’无论如何,希望你做你自己。
          期待在宴会上玩的愉快,可爱的小星星①,可爱的佩内诺普②!

                 你亲爱的,
                 亚瑟·柯克兰

            等待令人心焦,同时而论。
            阿尔弗雷德内心很是兴奋,是的,是的!其实他是在不久前才意识到自己想要的,那个可爱英.国人是他全部所想。光是看着他就高兴!就是明天了。

             亚瑟提前一天到了美.国,原因很简单,他想调整时差,好在宴会上能有精神的样子。
             而阿尔弗雷德很烦躁,为他这几天买的一地的西装和领带。要把这些东西整理、编放好(以某种顺序)这能算上是一个苦差事了。他皱着眉挠了挠头。这是为什么呢?

              时间跟风跑的很快。
              宴会在阿尔弗雷德在纽.约的房子举行。亚瑟来的不算晚,可在他较为相熟的国.家们中已经有不少人来了,这难得见的。伊丽莎白第一个发现了他。好家伙,这位女士今天也是漂亮极了,让人忍不住微笑着。他走向了那一团人。
              “最近如何?粗眉毛。”来自那个法.国人。
              “承你吉言,并无大事。但我希望你最好闭上你的嘴,虽然我并不想在这样的场合下把你揍趴下,但如果有那个可能,你紫色的西装和那条黄色的领带会像你原来那紫红的军.服一样惹人注目。”亚瑟回到道。
             “只会用暴.力解决问题的人是没人会喜欢的。”弗朗西斯无奈的摇摇头。亚瑟暗下握了握拳,但也没再回答。
             “好了吧,弗朗西斯,亚瑟并没有你说的那么坏。其实他的黑西装还是很合适的,合适就是好的了。”伊丽莎白笑着说。
            “别了吧,丽兹!他就是古板,像长着苔藓的小巷里的石板!”基尔伯特赶忙说到。
            “我感到很高兴,基尔伯特,你那让你蒙羞的修辞水平终于有了长进,虽说是在错误的地方,红眼兔子。”
            “可先说好了,如果你躺在地上起不来了我是不会让路德把你带回去的,你需要教训,基尔,闭上你的嘴!”伊丽莎白满怀坏意的补充,并喝了一小口香槟,又接着说“友好点,亚瑟是我们的朋友。你们今天可真有点不对劲。”
            “今天的正主哪去了?”旁观的安东尼奥问到。
            “谁知道呢?阿尔弗雷德总爱迟到,就算是他自家也很有可能。”弗朗西斯耸耸肩。
            “年轻人的思维总是难以理解,我还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办一个聚会呢。”稍远处的王耀要走过来说道。
            “这个我知道!那个小家伙说生日亚瑟没来还是好遗憾,想重办一个。”弗朗西斯一脸坏笑。
            “你的笑是要表达什么啊,弗朗西斯!?你这个家伙!”亚瑟红了脸。
            “是啊,收敛点,弗朗西斯。亚瑟和阿尔弗雷德是好朋友,这样做没什么吧。要是我生日好朋友没来我也会遗憾的。”王耀皱着眉批评。
            “是啊~我知道的,是我错了。”弗朗西斯挑挑眉,又喝了口酒。
           就是朋友啊,亚瑟眨巴眨巴了眼睛。

           正主亮相了。
           今天的阿尔弗雷德也依旧富有精神气(可爱)他与其他人一边打着招呼一边向弗朗西斯那一团走去。他也穿着黑西装,但打着条中黄的领带,看上去神气极了。年轻人是多可爱啊!
          弗朗西斯又在打趣‘要是亚瑟你和阿尔弗雷德不带领带看上去就和情侣一样了。’而他毫不意外的被瞪上了一眼。阿尔弗雷德走上前去拥抱亚瑟,“我的好伙伴你可算是来啦,从海那边来,在从前这可要花上几月的,谢你抽出了时间!”他接着又转过身朝着庭院“还有你们,我的朋友。请玩的愉快!”说完以后一边簇着的乐队就奏起了乐曲。
          阿尔弗雷德显然很高兴,以他的风格和那些真正亲密的朋友打着招呼。这伊占了伊莎小姐不少便宜,先是行了吻手礼还偏要亲别人的脸颊,基尔伯特在一旁眼都红了。这个浪荡子。亚瑟想。他怎么不对伊万去行俄罗斯的礼啊!阿尔弗雷德胡闹完一圈,转过来又盯着他“怎么啦?我的好朋友,你看上去有点不高兴,还有点走神儿,你在想什么啊?”语气听上去温柔惹人极了。

TBC

①,②:锡德尼的《爱星者与星》,写他心上人的。佩内诺普是里面斯黛拉的原型。
伊万那里:俄.罗.斯见面是亲吻,但是对家人或是亲密的朋友,算是个bug

下面瞎逼逼。
本来是一篇发完的,但里面有一段他俩聊人生聊理想(bu)还没想好咋写,于是,,:-)     等发完之后会解释我到底写了个啥,对!我就是担心你们理解不了我这思维像青蛙在草丛间跳来跳去的人。(其实是说细节)
其实我还想写KQ,有一篇普通人设的大纲还没写好,应该是长篇。(buni)但我最爱的设定就是国设和KQ啦!

文风受《未完成的肖像》和契诃夫(男神)小说影响(才不是,完全看不出来:-)

最后,我觉得我圈名智障到爆炸,所以我就没圈名啦!看着我的ID和名字怎么喊都没关系我不在意。ID的意思是霸.权.主.义,你喊我霸霸、权权、主主、义义都没关系。

再最后,我是一个高、冷、的、人。:)

评论
热度(6)

© 源稚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