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稚女。

现在超忙,长期断更,请取关。

多行胜于言

一个脑中片段,前言不搭后语,见谅。国设。ooc。

这也许是一个温暖的冬天发生的故事。

阿尔弗雷德托着亚瑟的手,看着他,“当你说话时,我便不禁地想,这时是有天使在天上歌唱的。”①亚瑟似有点不好意思,但他并没有转过头去。他有些奇怪,他看着阿尔弗雷德,“你为什么要说这些?而且我也不知道你何时信了教。”
阿尔弗雷德微低了头,笑了笑“我当然不信。但这也和信教没什么关系,只是说出我所认为的事实。”
亚瑟皱了皱眉头“你把糖果店的东西都揽下肚里了吗?”②然后想要抽出手来。阿尔弗雷德当然不会同意,他留下了一只手。但这不够明智,亚瑟得了空的一只手来帮忙了。但当然还是比不过这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于是他开始一根一根扳开阿尔弗雷德的手指,然后陷入了死循环。
“你到底要做什么,阿尔弗雷德!”
“嘿,亚瑟,你就不能让我握着你的手吗?”他看上去委屈极了。
“在你没说你要干什么之前我多年的经验告诉我这是一种很松懈的举动,会让我陷入危险!”他看了看那双无辜的眼睛,“呃,,或是,麻烦。”
阿尔弗雷德叹了口气“我会让你陷入这些吗,由我亲手造成的那种。”
“谁知道!快放开!”亚瑟的动作更大了。
“好吧好吧,我们还是回到我信不信教这个问题上来。不过反正是不会放开的。”
两个人陷入了僵持。一个人败下了阵。
“噢好吧,你信神吗?”蓝眼睛的家伙得逞了。
“我不信!”回答的很欢快。
“但若神真的存在的话,若他能听到我说的···”阿尔弗雷德转了转眼睛,又说到“我只愿他听见我一人的话。世上向他求的人太多了,不然他何时才能听到我说的呢?”
“你可真是霸道极了。”亚瑟说。
“这可没有。”阿尔弗雷德回答到。“到了那时,我会以我最大的诚意想他求------”
“你是认为许愿没有代价吗?傻瓜。”亚瑟打断了话。阿尔弗雷德很奇怪的问“我看到的都是没有代价的啊?”亚瑟感到很无力,“不劳而获可不是好事,而且我觉得你许的愿可是不一般的,会不要代价吗?”    “噢,是啊,世上哪有这样的事呢?”阿尔弗雷德看上去很沮丧,耳朵和尾巴都耷拉了下来。“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呢?”他又回答道。
见他这样回答,亚瑟有点忍不住想泼他冷水。“要你安静的过上一生呢?”这下该没得说了吧,亚瑟得意的想。要这个家伙老老实实,这怎么可能呢!他就是不安分,要是安分了,他就不是阿尔弗雷德了。
阿尔弗雷德愣了一下,又说“我们的一生可是长得很呐,阿瑟。不过我当然是愿意了,这样巨大的代价,他要是不应了我的愿,管他什么神,我是要他好看的!”
亚瑟心中也似有了些什么预感,他没让阿尔弗雷德自己说下去,而是马上又问“那你的愿望是--”
阿尔弗雷德又笑起来,亚瑟想,他是为什么这么爱笑呢?
“我要求的当然是---我只求,英.格.兰,我还是说他的另一个名字,亚瑟·柯克兰,让他爱上我吧,也不害怕这是一时的假象。”这是他的蓝眼睛就快要滴出水来了,还混进了月亮和路灯的暖光,在他的虹膜上折射出其他的颜色,晃的亚瑟说不出话来。
他恍惚起来,他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事。当什么时候?是什么时候?是在高楼间的流淌的道路上,什么天气,在哪里的高楼间都是不记得的。是在梦中吗?不知道,反正他就是看到了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戴着帽子,穿着风衣,好像在笑,但一切又模糊不清。
亚瑟开口了,他想他一定是昏了头,可这有什么办法呢,我的天哪!他是我亲爱的,我不想说出口的,我没有办法!我不后悔!
“你不用忍受那一生的寂静。”他眨了眨眼睛,抽出了手,张开双臂,“那你还不赶快抱紧我?”③亚瑟挑起了眉,眼睛也闪闪发光。
蓝眼睛的人的行动不言而喻。
“你早就套住我了。”绿眼睛的人闷声说。
“而且这个动作让我看起来像个女人。”
“阿瑟,我是知道你有多男人的,曾经。”
被踹了一脚。
“现在也是。”(没骨气:D)
“我要去教堂做礼拜。”
“你还去干什么,阿尔弗。”
“感谢他实现我的愿望和让我遇见你,我的小云雀。④”

①:La Vie En Rose英文版的一句歌词。
②:亚瑟的意思是阿尔嘴巴说话太甜了。
③:同①。
④: La Vie En Rose是艾迪·琵雅芙的歌,而她就被称为小云雀。这里可以算是致敬。
题外话:在亚瑟有点生气的让阿尔放开他的手时,喊的是‘阿尔弗雷德’而不是‘琼斯’可以看出阿尔在亚瑟心中地位是不一样的。同时,阿尔这件事是早有预谋的。
我把‘阿瑟’作为阿尔对亚瑟的爱称。题目的意思是光说有什么用,要赶快去撩。认真脸。

错过了几天的米诞,我是真心爱琼总的,你们要信我。关于上一篇两个妹子的人设我还没动,,咳,总之,米英的小甜饼,这两个赶快去结婚吧。这个亚瑟不傲娇。
谢谢星间巡游和大家的支持。鞠躬。

评论(1)
热度(6)

© 源稚女。 | Powered by LOFTER